矮油论坛

查看: 2147 | 回复: 18

Robert
发表于: 2014-12-22 21: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张二十澳币盯着你呢!
我醒了!
这是我第一次醒来。
透过缝隙中穿过的光线,我的眼前是一片绿色。与我面对面的、紧紧挨在一起的是一个中年大胡子男人,或者说,是他的照片或者画像。画像的左边是一块近似方形的透明塑料,
而它的右边写着100。没错,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面前的,是一张面额100的澳大利亚纸币。
那么我是谁?对啊,我是谁?一时间,我竟然给不出这个简单的答案……
我冷静了一下,放开我的意识去感受……
我们在钱包里,牛皮材质,很舒适。我的左上角写着的是20。我突然记起我是一张20澳币,但我的名字并不叫20,我的名字叫EB96780904。在我说完我的名字之后,我便自嘲的笑了出来,谁又会记住我的名字呢?人类还不是管我叫20? 哈~ 自嘲的一瞬间,我的视线又回到了那片绿色上,100……,我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丝丝嫉妒。
这种感觉的出现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会产生嫉妒?我们是同类啊~ 我们各具特色,互不干涉啊~  内心的声音告诉我不该这样想,并且支配我主动跟他打个招呼以示友好,或者说跟他们打个招呼,因为我同时看到他的后面还有几张百元大钞。
“嗨,我是EB96780904~”
…….
“嗨?”
……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应证了我的猜测:他们并没有拥有和我一样的意识。因为我发现当我看他们的时候,哪怕是盯着他们的眼睛,也没有任何不适感。这就好像一个人盯着另一个人一直看和人盯着一张桌子一直看在感觉上有差异一样。哪怕是最亲近的两个人,长时间的盯着总会让对方感到不适。对方要么抱以疑问的态度,要么会以生气回应。而当人类盯着一张桌子看的时候是不需要给出任何理由的,想盯多久就盯多久,桌子也不会感到生气。我现在就像是人类在看桌子的感觉,而不像是在看同类。于是,恐惧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种源于寂寞的恐惧。这时我的体表开始出现一些极其细微的褶皱,这个现象类似于人类起鸡皮疙瘩,或者类似大部分植物的体表渗液。这种现象还会伴随着内心的不适感,而另一方面也会让我感受到强烈的存在感。这种感觉我虽然不喜欢,但却好过麻木,因为它促使我思考。
思考:
1.为什么我突然“醒”了?
2.为什么它们没“醒”?
3.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其他“醒”着的同类么?
安静了许久,我并没有得出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反而潜意识帮我把刚才的困惑解开了:就是因为是同类,才会感到嫉妒吧~ 但嫉妒绝不是好东西,它是痛苦的来源。很多人类错误的把嫉妒和动力联系在一起,其实并无关系。嫉妒和要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分别排行老三和老二,老大叫做上进。老大和老二和动力有血缘关系,而嫉妒的生母叫恨。他们的父亲名字比较长,叫:别人比自己强。
三个问题其实可以合并为一个,暂时没有得到答案的我突然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偌大的兴趣。或许,外边的世界可以给我答案……
(一)
我现在的持有者是一个名叫张德全的老大爷, 86岁,丧偶。老伴儿是前年离开的,胃癌。膝下一双儿女,各自事业有成,大女儿是大夫,在新南威尔士工作,收入不菲。离异后嫁了老外,这一点老大爷至今不能理解和接受,嫁谁不好非嫁给个鬼子?因此,直到今天都没同意让这个鬼子进入自己的视线,和女儿也渐渐少有往来,三年也见不了两次。用老大爷的话说:这闺女算是白养了。儿子是做跨国贸易的,具体什么项目产品老大爷不关心,只知道儿子总是忙,中澳两国来来回回的跑,就算回来应酬也特别多,见孙女都比见他多的多。孙女是儿子的原配生的,活泼聪明,最得老爷子欢心。孙女毕业以后见面比以前更频繁了,或许是因为以前学业重,放假的时候也大多和朋友满世界旅游;或许是因为老伴儿的离去换来了孙女的体恤。一双儿女的婚姻都经历过失败,老爷子屡屡跟熟人摇头叹息:“我们那会儿都是组织介绍,看对眼就是一辈子,也没啥不好。现在的人真是不安分,不知道想要什么?给孩子都起不了个好榜样。”或许是以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回首,便是百年。
2007年中旬老爷子和老伴一起来到Perth,也算是是满足了儿子的孝心。其实,说实话老两口并不想挪地方,语言也没啥基础。但老战友们说那里环境好,离儿孙又近,想想也就点了头。来了七年了,一直都是PR,没转国籍,原因是不想对女王宣誓效忠什么的。刚来的时候虽然满眼的陌生,但也是好奇不已。许多老人的好奇心是有限的,但也许说了你不相信,老爷子86岁了,每天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在看微信公众平台的推送,连联系方式也是以微信为主。(当然打错字是在所难免的)微信是留学生房客教会他用的。老爷子没有搬到儿子硕大的别墅中,反而是住在了儿子最早买的学校附近的老房子里。四年前开始和老伴给中国留学生租房间,收房租不是目的,就是为了家里能热闹点。房东房客往往是互相吸引的,老人很安静,所以几个房客大多都是学霸,不是在写论文就是在写去论文的路上。这些房客往往都会在这里住上个一两年。老爷子最开心的莫过于听到孩子们说“终于写完啦”几个字。每每都会亲自下厨,好酒好菜庆祝一番。当然,说是亲自下厨,主要的活还是被孩子们抢了去。迎来送往了几个孩子了,有的是换学校所以搬家,有的是毕业了回国,还有的是自己买了房。遇到分别,老爷子总是笑嘻嘻的告别,临走却少不了半个多小时的安顿叮嘱。
老爷子的作息不同于其他老人,晚上0点、1点才睡,睡前看一眼老伴儿的照片,早上九点多才醒。老爷子身子骨依然硬朗,精亮的双眸与脸上密集的老年斑并不相称。这一天是周五,是几家华人报纸出报的日子。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乘坐猫车去往北桥。步子虽然不大,但是走的很快。几份报纸到手后,心满意足的将手背在身后。今天不同于往日,还是个特殊的日子——老伴儿的生日。为了庆祝这个日子,老张决定下馆子,选了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点了一份凉菜,一瓶啤酒和鱼香茄条。这是她生前最爱吃的一道菜。菜很快上来了,老张开始和老伴儿小声“交流”着:“小张的博士论文写完了,说是要批改一个月,改完以后小刘就要回国了,挺乖巧一个孩子;姗姗(孙女)明年结婚,你也没赶上,真是,那么急干嘛?你比我小8岁,我还硬朗着呢…….唉,不说啦,先吃饭!你最爱吃的。
用过饭菜后,又继续跟老伴儿“说”着话儿,知道将啤酒喝完。老爷子结账的时候把我给了出去,剩下了儿子上个周给的9张百元大钞。临走的时候,打工的台湾小妹礼貌的问到:“请问那个白饭没有动,要take away嘛”,先森~?  “哈哈,不用了,小姑娘,谢谢~ ” “不会~”
感受着老爷子深沉的背影,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感慨于这种平凡的陪伴,和“一不小心就是一辈子”的感动。
“叹什么气啊?EB96780904~”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体表发生了剧烈的褶皱。“谁?”
“我是EU83728473”,声音来自我下面的那张20澳币。
我从惊吓转为惊喜,终于碰到了真正的同类,我的意思是,它也有意识!
“你你你….你醒来多久了?为什么别的钱没意识?为什么咱俩有意识?”
“哈哈,你这是第一次见到同类吧?理解,我开始也很震惊,不过我的第一次是碰到两张20在聊天,所以没你这么惊讶。”
“也是20?只有咱们20面额的才有意识么? 为什么其…….哎……”
“谢谢光临~”
好吧,我被当做零钱找出去了…….
(二)
好不容易遇到了同类,没说两句就分开了,真闹心呐~ 不过总算知道我还有同类啦~ 由于不再是第一次感受环境变化了,这次变得驾轻就熟了些,我开始迅速感知周遭的环境。等等!我的背后竟是一团红色!没错,我后面便是一张20澳币,我感到欣喜若狂,我正要叫出它的名字——BH67……..,不对!不对,不对,因为我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意识流动,或者说我又找到了人类盯着桌子看的感觉。其实刚才在EU83728473旁边时,我是感觉到了一丝意识流动的,只是当时的注意力更多投放在了老爷子身上所以略有些失神,没来得及理会。现在看来,也并不是所有20澳币都是有意识的。后面的四张50不出意外的坚如磐石、稳如泰山。于是我开始继续感受周遭的环境……
我的第二个持有者是个名叫赵胜的中年男子,34岁,农场主。钱包里夹着老婆的照片,很标志,眉宇间还有股子英气。八年前来到澳洲,从此开始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中午跟哥们来北方风味的馆子吃个便饭。今天难得没喝酒,因为晚上要一起去mulloway钓鱼。其实老赵在国内也能混的挺好,家里关系也硬,平时不太需要看人脸色行事。但是他那放荡不羁的性格,一是不愿意靠自家的关系,二是见不得职场里的“弯弯绕”。喝酒是一把好手,加上工作上有干劲儿,很得老板器重。但性格是二十多年养成的,撅起来真是九头牛都拉不住。事儿是真没少惹,人也非常认真的得罪了几个。最后一狠心,妈的,出国算了。开始还是打打工,然后遇到了现在的好哥们儿,一起承包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农场,种些芒果和热情果。随后又参股了点别的,一年有个十几万澳币的收入,生活也算是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头两年到处跑,忙的跟孙子似的。后几年就轻松多了,没事的时候在自家农场打打猎,钓钓鱼,喝喝酒,要么去市里跟朋友打打桌球,唱唱歌,好不惬意。(当然,唱歌的时候主要还是喝酒)
来澳洲几年了,一直是一个老大哥的姿态,哥几个偶尔玩笑着关心道:啥时候领个大嫂回来啊?嘿~有些事真的不经说,就在第五个年头,也就是紧接着的这个年头回家过年时邂逅了那个她。那是发小组织的一个party上,林芳也被叫去了。由于跟发小几年没见。菜还没上就是一人一扎,吃了几口又是两扎。此时两人面色都有些潮红。等大家彼此大致熟了以后,林芳也对老赵的故事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眼前一亮,很是感兴趣。于是,她拿起一扎啤酒叫板到:今天大家高兴,听说哥们在国外打拼的不错,你随意,我干了。老赵在酒场上啥时候怕过谁?这下子可就飙上了…… 当天晚上大家都不太记得是咋喝的,喝了多少,只是依稀的记得酒瓶子叮叮咣咣到处乱响,响了一晚上。她终于喝吐了,而他至今不想再看当晚视频中自己乐的多像个二傻子。
那天晚上又隔了一天,俩人才恢复常态。老赵打电话:“老妹儿,请个假去我老赵的农场看看吧?咱打打猎,尝尝野味。”她只说了一句话:“谁怕谁呀?”这野味一尝不要紧,尝出了两张结婚证来。两人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嬉笑怒骂中是只羡鸳鸯不羡仙。老赵平时是一副老大哥的作派,一到媳妇面前,点头哈腰,谄媚至极。林芳心里也明白这是宠到了家的表现~
结婚四年了,两人谁都没提要孩子的事,老赵觉得还没玩够,酒还没喝够。林芳嘴上不说,心里明白。在这四年里时不时的独自去各个国家旅旅游,只是让老赵不许在自己面前抽烟喝酒,同时她自己也保证不会再喝酒。她当然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喝个痛快,抽个过瘾。但她很聪明,知道度:管得别太紧,他才会紧着你惯。你要管得滴水不漏,男人迟早找条后路。
每次老赵跟林芳一起上酒桌的时候是老赵最难受的时候,看着别人觥筹交错、不亦乐乎,自己的酒虫都要“爬”出来了。林芳看到他那副馋样,笑在脸上,甜在心里。偶尔会在桌下偷偷拉他的手。每当这时,老赵也就不那么的馋酒和犯烟瘾了。
之所以今晚去钓鱼,是因为林芳晚上从西班牙旅游回来,11点半降落。回来以后要陪老婆了,玩的时间就少了,今晚先和哥几个钓钓鱼,玩个痛快再去接机。今天天气极好,风很小,温度适宜。于是老赵决定放长线,钓大鱼。但这次,老赵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哥几个纷纷有鱼上钩,自己这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一个哥们已经钓到两条了这让老赵心里纳闷不已。“真是邪了门了今天。”正郁闷着,突然鱼鳔一阵剧烈的抖动。经验丰富的老赵心知这一次比以往的都大,可他还是低估了这条猎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条大鱼还在跟老赵进行着拉锯战。这时候是拼技巧和体力的时候了,十几分钟过去了,大鱼的力量才开始慢慢减弱。老赵的胳膊也开始变得酸胀,但老赵那股不服输的劲头也上来了。拉锯持续在进行,大概三十分钟的时候,大鱼终于体力不支,被老赵拉了上来。哥几个看到这七八十公分长的大鱼都乐疯了。单烤了这条就够大伙吃了吧?老赵更是心里乐开了花,赶紧抱着战利品拍照留念。
大鱼虽然没劲儿了,但依然有着生命的律动。老赵心里突然颤了一下,分秒间想了很多,他突然提议将大鱼放生。大伙有点惊讶,但老大哥发话了,谁也没再多说些什么。眼看到了十一点,老赵跟大伙儿告辞。
在去机场的路上,内心突然萌生了想要孩子的想法,并且愈发的肯定,仿佛一把锤,一下一下的敲击着自己的心脏……
妻子拖着精致的手提箱缓缓出现在眼前,多次旅行的妻子愈发的出众脱凡,如瀑的“黑长直”更让她显得清丽动人,便如仙女一般,气场不俗。用林芳的话说:“我读不了万卷书,就先行个万里路。”世面见得多了,气场自然也就有了。老赵招手微笑,默默地接过行李箱,走在前面为妻子打开车门。家里机场并没多远,老赵目视前方,突然来了句:“咱要个孩子吧?”林芳震了一下,轻轻转过头,一双眸子越发的亮了,便如尖峰石阵夜晚的星辰。貌似淡然地笑着说道:“好啊,我也想生个猴子玩玩儿呢。在西班牙看斗牛的时候就想了”(猴子跟牛有什么关系?我至今没想明白)
快到家门前的加油站了,老赵问林芳有什么想吃的没有?林芳想了想说:“飞机上吃过了。嗯……但是还想吃个蛋卷~”“好,我去买。” 结账排队的时候,老赵看到收银台旁边的安全用品专柜,心想家里没有了,买一盒吧。于是将我递给了收银员。(不过我猜,他们这几个月是用不上了~ 哈哈)
这是我有意识以来第一次来到加油站,但是很奇怪,我的第一反应是:果然又是个中东人。为什么要加“又”?为什么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我有意识以来还没做过出租车,但我就是隐隐觉得这边大部分的出租车司机应该都是中东人。莫非……莫非我在有意识之前就存在着记忆?而我只是没有思考的能力?我如是认为着……
来到新环境,不免要探查一下四周,看能否有谁能解开我的种种疑惑,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习惯。我突然感觉到一个微弱意识流在我很下面。没错,还是一张20澳币。
“嗨,你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们有意识吗?”
“……一上来就问问题,真没礼貌!”
“哈哈,抱歉,我只是好……”
“好啦,我听到你的问题了,但我回答不了你。我和你不同,我不爱思考,我只爱看戏。”
“看戏?”
“没错,从我有意识那天起,我就一直在看戏,我对自己的存在一点兴趣也没有,能让我感兴趣的只有发生在我眼前的事。”
“看来你是看过很多故事喽?”
“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讲给你听,反正现在也无事可做、无戏可看。但是我讲的时候你可别插嘴,我讨厌思考,讨厌回答问题.”
我说好~
Perth夜晚的加油站几乎没什么人来光顾,所以我和它隔着几张钱,听它讲了一夜的故事。因为不能插嘴,没有互动,故事又多。我大致听了这么几个:留学生小伙子谈了ABC(澳洲长大的中国人)女朋友,回国的空挡在外面搞七搞八还发朋友圈,女友毫不知情,朋友议论纷纷,也不知该不该告诉;女留学生为了留在澳洲,跟有当地户籍的大叔或老外结婚生子,有将就过一辈子的,也有拿到身份离婚分财产的,只是少有爱情;个别澳洲男子平时绅士有度,阳光潇洒,一喝酒就回归原始,随地小便,撒酒疯,甚至家暴耍流氓;一些有知识的当地土著,在行为举止上比白人还令人敬佩;有些富二代的孩子,家底殷实,平日挥金如土,但是有借钱不还的毛病,让帮助者心凉不已;一些背包客来Perth捞金,因受不了炎热的太阳而去KTV做陪酒女郎,觉得自己也是靠本事吃饭,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坑人;一乘客不慎将腿卡在列车与站台之间,全体乘客下车侧推火车,让人动容;黑心二房东偶遇恶霸房客,画面太美让我笑到现在;令coles,IGA等大型超市闻风丧胆的中国代购,计划联合起来去日本把他们的经济整垮,只留一个傀儡政府去扶持AV产业正常运行;一留学生小伙花一万八澳币买的二手跑车,又花了几千去改装,开了一个月被警察贴了黄条,无奈三百块钱卖了废铁…….
天蒙蒙亮了,我知道是时候分别了,因为我是最上面的一张20澳币。上午的前几位客人都是刷卡,终于一位长得很邻家的姑娘走了进来,用50澳币买了一罐浓缩咖啡,我自然的被当做零钱找给了她,连带的还有一张没有意识的20澳币。我没有太多遗憾,因为这一夜听了不少的故事,够我消化和理解一会儿了。进了钱包我赫然发现我面前是一张20澳币,并且还是有意识的!我纳闷不已,为什么不用20去买咖啡?我面前的YR47636654看出了我的疑惑,“这姑娘挺粗心的,哈哈。” YR47636654很渊博,也很有亲和力,让我感到舒服之余,还解了我长期以来的困惑:可能是因为20澳币的流通量在所有当地币值中最大(它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大家都没见过$20以外的钱可以拥有意识),当我们左下角的透明塑料分别与$5,$10,$20,$50和$100的透明塑料接触、重合之后,我们便从此拥有的意识。那片方形的透明塑料就是我们的生命。与我猜想的一样,我们在拥有意识之前就已然有了记忆,但是有了意识以后,我们才能去思考和交流。
知道了这些我的满足度瞬间被提高到一个点了。我没有说话,只是听它讲我们这个共同拥有者的故事~
(三)
看起来只有20岁出头的施婉玲其实已经28岁了,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算是大龄女青年了。在国内拿了英语语言学的硕士学位,并在国内的英语培训机构做了四年的老师。懵懂单纯的婉玲从大三才第一次接触爱情,对于那段感情的态度,只是觉得:‘是时候有了’。当然她也确实被比她大一届的学长所感动,但大部分真的只有感动而已。独自一人的夜晚她常想,他真的是我渴望的人么?要彼此守候一辈子的那个?其实当她发出这样的疑问的同时,答案就已经出来了,因为快乐的人不会停下来问自己快不快乐。不善于下狠心的她,几次要分手都没有成功,每次都妥协于对方的苦苦哀求。终于在一次可大可小的事件后,鼓起了足够的勇气,离开。六年的青涩恋情加上一年半的空档期让她在遇到第二段的时候发现了自己飞蛾扑火的一面。不过,飞蛾扑火这个词通常已经暗示了结局。对方的种种特质让自己痴狂,但与此同时,对方那貌似理智的犹豫不决让文静的婉玲在那一晚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主动与被动的负面结局让她积攒出了新的魄力——出国,去寻找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放弃了国内的安逸,重新整理好行囊,踏上了未知的征程——她选择了西澳大学的外国文学专业,这个选择很符合小资情调的她。不大的房间也被她整理的井井有条,温馨舒适。异国的风情与当地安逸的生活方式让她觉得自己再次拥有的爱的能力(其实人一直都有爱的能力)。不过有个词叫:一而再,再而三。是的,第二次的飞蛾扑火让她摔得更加惨重,她遇到了一个文质彬彬的流氓。激情过后的他,开始变得敷衍、怠慢,甚至对婉玲的女性朋友示好。飞蛾扑火的不公平待遇让性情温和的她怒火中烧,说了许多平时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话。面对对方的惊讶,她却是那个做出道歉的人。不过,道歉之后,无需再见。那一晚,她笨拙的抽了许多许多支臭臭的香烟……
情感上一再的打击让她伤心欲绝,湿了一次又一次的枕巾。为了让自己振作起来,她只好将精力更多的投放在书本和工作之中。在需要放空的时候,请自己吃饭,请自己看电影,请自己看起伏反复的天鹅河河面。依然很小资的婉玲在许许多多个情绪化的夜晚告诉自己,我要变成一个“圆”。她觉得再次获得爱的能力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
可是有一天,一个小伙子“闯”进了她的生活,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小伙子。在起初的接触中,小伙子给她的感觉是热心,温暖。随后,又发现他有丰富的见闻和角度独特的思想。婉玲的好奇心被弄起来了,她总纳闷:这小子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在长期的情绪化和自己粗心迷糊的性格下,婉玲的例假一直不准,一来还N级痛,痛到连爆粗的力气都没有。那天晚上就疼到12点半都没睡着。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看他睡了没有? 那个奇怪的脑子许是能让自己分散一下注意力也说不定呢。
不出十秒钟就被回复了。哈~ 他还真是个夜猫子。婉玲一个又一个的问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但对方总是能给出一个又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答案。就这样,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婉玲最后也不知道小伙子第二天还有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六个小时的课(中间有休息),她只觉得小伙子是一个挺有耐心的人和自己真的没那么痛了。随着两人交流的日渐频繁,婉玲内心开始期盼和他聊天。很多时候,小伙子貌似是在胡说八道,却每每在说完之后让自己深思、受到鼓舞、甚至得到启迪。婉玲常常被这小伙子的思想和言论所震撼,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的确被吸引住了。但是他小我好几岁呢!我…… 天哪!我在想什么呢?想多了,想多了……
可是,他看婉玲的眼神,又是那么的炽热……婉玲从脸红变到担心,如果……他……可怎么办?之前的几个男人都比婉玲大,可仍然觉得他们在相处中总有幼稚的一面。这个他,他是很优秀很成熟,可毕竟……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保持距离,否则两个人都会痛苦的!就这样,两人两天没有联系,因为她对他说了几句不留情面的狠话。
而这两天对婉玲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柔软的她担心:自己的话太重而伤到小伙子。小伙子无疑给自己带来的是很多快乐和惊喜,自己的担心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不行,我要跟他讲清楚,或许他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他不应该毫不知情的面对完全来自我的问题带来的后果。她小心翼翼的试着打破坚冰,希望他能来见自己一面。是的婉玲要见他,立刻,马上。小伙子收到信息后像往常一样没有让婉玲失望,十分钟就到了。婉玲总是惊讶,他好像24小时守卫在自己身边的卫兵。当晚,他们聊到十二点开外,解开了很多问题和疑虑,他总是那么有主意,有耐心。看到婉玲的笑容,他才放心的驱车回家。婉玲的笑容不仅停留在脸上,也蔓延到了心里……
第二天清晨,她决定做个大清洗,把床单被罩一股脑的抛进洗衣机。阳光通过窗户,照在了婉玲美丽的面庞,她笑得很甜。
洗衣粉快用完了,婉玲不想拿钱包,掏出了我和YR47636654,以备买点除了洗衣粉以外别的什么。婉玲买的东西不多,没把我花出去,留在了连衣裙的兜里。今天的阳光特别足,走了一小段路婉玲就出汗了,于是把随身的衣物也顺便扔进了洗衣机。
等等!我还在兜里呢…… 喂!婉玲!婉玲!你洗衣服不掏兜啊?(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为啥拿五十去买咖啡了)当然她是听不到我的呼喊的,不过也没关系,咱澳洲的纸币是塑料的,不怕水。等等!这连衣裙上怎么有块铁链子。妈的,挂住我了!起开!滚! 别…… 铁链子没有理会我,洗衣机也没有被我叫停。而我的意识却在那无情的铁链子下被塞到了洗衣机的轮轴里,被绞了个稀碎。在我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我发出了最后一句感叹:
“澳洲的中国人真尼玛多!”

点评

棒棒棒!  发表于 2014-12-23 19:03
跳转到指定楼层
俗人丶
发表于: 2014-12-22 22: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独特的立意。。站在一张纸币的角度上观察着周遭的人类,既描述了珀斯的生活,又道出了珀斯华人的辛酸。。兄弟V5!
快乐天使
发表于: 2014-12-23 18: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棒,立意新颖

点评

征文投票  发表于 2014-12-23 20:37
闫青林
发表于: 2014-12-23 20: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001014澳洲,新生活的起点之一,实现梦想的地方…
卢永宏
发表于: 2014-12-23 22: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001014郝路遥
郝瑞
发表于: 2014-12-23 22: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文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Dereklee
发表于: 2014-12-24 08: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001014郝璐遥
王永利
发表于: 2014-12-24 10: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001014
yoyo右_dH55H
发表于: 2014-12-24 11: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生动了!好文章!
海蓝色
发表于: 2014-12-24 14: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001014真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 153 | 回复: 1041

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

GMT+8, 2018-8-17 17:31 , Processed in 0.067894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矮油论坛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